褰裳

一只鱼脑少女。

所思不远,只求平生

这是一个现代向小短篇♥(ノ´∀`),是写wuli曼春是如何对月半师哥心动的。新人写文,请多多指教。【文中的职业我只是凭着自己的认知写的,若有不恰当,望您指出,我会改正的。】【请自动忽略21世纪明家有四个孩子这个大bug,我对不起党的计划生育政策】【比心】
    我不是在最好的时间遇见你
    而是遇见你之后
    都是最好的时间
文◎褰裳&星轩
那是小学的四年级。汪曼春一直记得。
那时的小孩子到了固定的年龄都要去接种疫苗。这天早上小曼春被父母告知下午要带她去打疫苗,曼春毕竟是个小女孩,对打针这种事还是很害怕的,可是大人的话她还不能反对,只好默默的在心里碎碎念。
曼春OS:【打个大西瓜啊!哭哭(っ╥╯﹏╰╥c)】
就这样闷闷不乐的,一直到了学校。曼春放下了自己的椅子,把书包一甩,就趴到桌上,坏心情让她忘记了自己每天帮同桌明楼搬椅子的习惯。
当明楼到班时,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那个扎着双马尾笑容明媚会甜甜的和自己打招呼的汪曼春。他看到的则是曼春像趴趴熊一样堆在桌子上,头埋在臂弯里,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明楼轻轻地走过去,又小心的放下椅子,他怕吵到她。汪曼春并没有睡着,她听见明楼来了,抬起头,跟他说了一句早上好,就转身去整理自己的东西。
明楼OS:【看起来她好像不太开心】(作者有话说:为什么明楼是这样判断的呢?因为每天早上他来的时候,曼春都是这么打招呼的:同桌,你来啦!我跟你说昨天放学的时候学校门口新来了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他做的糖葫芦可好吃了......对了我家小区里最近总有一只流浪猫......诶,同桌,你说我今天的裙子好不好看......【以上为节选】)
明楼轻声问曼春:“怎么了?”曼春转过头,嘟起了嘴,眨了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说:“今天下午爸爸要带我去打针,我不想去QAQ。”明楼:“怎么了?生病了?”曼春摆摆手:“不是,就是半年前你打的内个。”明楼看到汪曼春因为一支疫苗就委屈成这样,有点想笑。
明楼OS【她脸上的肉好好玩,好想掐(つД`)】
明楼还是忍住了,认真的和她解释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打疫苗,但是姐姐说打了疫苗身体会健康。”曼春开始大开脑洞了,良久的沉默。一会儿,她小心的问明楼:“同桌,我...我要是不打针会变成小狗么?”明楼再也忍不住了,笑了起来。笑够了之后,明楼看着惊恐的像一只兔子的曼春无奈的说:“曼春,我们再怎么样也变不成小狗。”
一整个上午,明楼努力的搜罗着脑子里的关于打针的好玩故事,讲给汪曼春听。
倒数第二节课的时候曼春提前请假走了。虽然听了一天的故事,害怕减少了不少,但是到了诊所的时候,看着一个一个哭的震天响的小孩们,她还是有点心悸。
“006号 张三,下一个是007号 汪曼春。”
曼春前面的男孩子瘦瘦高高的,很淘气。这让她想起来明楼上午给她讲的一个故事。
“曼春,给你讲一个我姐姐打针时候的故事,她给我讲的。”
“嗯。”
“她说,她去打针的时候,屋子里一群小朋友,看到针头谁都害怕,都不敢去打针,于是护士姐姐问他们:“第一的打针的小朋友一定最勇敢,你们谁最勇敢呢?”有一个瘦高黝黑的男孩站了出来,护士姐姐就带他进房间了,结果,他一进去就抓起护士姐姐放在桌面上的所有针筒,都给扔了出去,护士姐姐当时脸都绿了,听说,他吃了顿胖揍呢hhhhhhhhhhhh”
“哈哈哈哈哈哈哈......”
汪曼春沉浸在这个故事里,不禁笑出声来。然后她就听见医生说:“好了,打完了。你真乖,不哭不闹的。”
曼春OS【哈?打完了?啥时候打的?哈?我失忆了?】
迷迷糊糊的就被带出了诊所。
再回到学校时,学校已经放学了,曼春飞奔回班,发现班里已经锁门了,而自己的书包已经收拾好放在了班级门口的柜子上,外加一支糖葫芦。
晚上,曼春回到家,打开书包准备写作业,书包里的英语书里好像夹了什么东西。
[曼春:
   英语课的时候你不在,我已经帮你把单词和老师讲的语法给你抄到书上了,今天的作业我帮你抄到这张纸背面了,明天语文老师要考古诗背诵。
                                                         明楼]
英语书上,明楼的字迹工工整整,每个语法旁边都有他自己造的例句,来帮助曼春更好的理解。曼春仿佛看见明楼,就像他们平日里那样,明楼凑在曼春身边,用手指指着书上的曼春不会单词,耐心的教,末了,还会嘱咐一句:“曼春,好好背单词。”
曼春在脑袋里整理了一下今天打针以及回家路上发生的事。
明天,又有好多可以和他说的了。
END
还想看么?
福利番外一
  两小无嫌猜
没有汪曼春的英语课是很无聊的。
至少对明楼来说,是这样的。
老师讲的他大部分都会,他只是偶尔选择性的听一些。但这并不代表英语课乏味无趣,至少,还有一件事,让这节课充满乐趣,那就是给汪曼春讲她没听懂的知识。
当曼春每次不自觉的开始咬手时,明楼就知道她在焦虑。
明楼OS【她一定又不会了,不会还不问】
这时候明楼会先作势打她的手背,认真的说:“不许咬手。”然后凑到曼春身边,轻声问她:“又有什么不会了?”曼春指了指书上的问题,明楼把她的书侧过来看了看,又给她转回去,拿一支笔一张纸,耐心又认真的给曼春细细分析,时不时的抬起头问问:“听懂了么?”曼春点点头,明楼又拿出一张白纸,说:“再算一边。”
可是今天,曼春不在,她请假了,去打针。
明楼闲的无聊,准备看书。余光却瞥到汪曼春桌面上摊开的英语书。
明楼OS【曼春哪科都是名列前茅,就是英语,一直不好,偏偏英语课请了假】
他拿过汪曼春的英语书,史无前例的非常认真的听了一次英语课,把老师讲的一字一句的抄到书上,怕曼春看不懂,明楼还特地加上了自己的解释。
学校每天的最后一节课都是体活,明诚和每天一样,拿着羽毛球拍来找明楼,却看见明楼伏案桌前,仔细的写什么东西。明诚走过去,说:“哥,今天不去打羽毛球了啊?”明楼头也没抬“今天不去了。”明诚:“我可从来没看见过你这么认真写英语啊。”明楼:“这书是我同桌的,她请假了。”明诚:“那行,我先去了。”
放学之前,明楼写好了笔记。又整理了作业,还在作业纸背面写了留言给曼春。
放学铃响了。
明诚来找明楼,可汪曼春还没有回来。明楼为她整理了书包,明诚隐约在明楼手中整理的书的封面上看到了一个名字[汪曼春],明楼又帮她抬了凳子,才和明诚一起离开。接上二年级的明台,走到门口,一抹红撞进了明楼视线。
是糖葫芦。
明楼想起了汪曼春曾经一连几个早上都和他提过,于是他俯下身,笑着问明台:“想不想吃糖葫芦啊?”明台抹了抹口水,用力点头。
明楼:“师傅,四串糖葫芦。”明诚有点狐疑。
明诚OS【明明是三个人】
明楼把糖葫芦递到他们手里,然后说:“我还有点事,你们等我一下。”说完,抓住糖葫芦跑回了班级。班级的门锁了,不知道是谁把汪曼春的书包放在了门口的柜子上。明楼把糖葫芦放在了书包旁边,回头去找弟弟们了。
回家路上,三个人安静的吃着糖葫芦,突然明台大叫一声:“好酸啊!”
明楼倒不这么觉得,反而,他还觉得今天的糖葫芦甜了挺多的。
END
借用以前看到的一句话
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是谁。而是那天阳光正好,你手里拿着我最爱的糖葫芦。

你们以为就这么结束了么?谁说的?

福利番外二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年末将至,街上开始热闹了起来,这个北方的城市感觉也不是那么冷了。
“师傅,来串糖葫芦。”汪曼春说着,嘴里哈出白气。
要知道,在国外这一周,真是吃的太健康了,汪曼春的胃从第二天开始就叫着爱我中华了。刚下飞机,找不到什么馆子,还好看到了自己最爱吃的糖葫芦。这时汪曼春的电话响了。
是明楼。
曼春接起来“喂?”
“喂?曼春,你回来了么?”
“嗯,刚下机,打算去你医院找你。我跟你说,外国人简直了,他们是怎么吃得了那么乏味的食物,真是不出国不知道爱国啊,天哪,一下飞机我都想在机场跳爱我中华,晚上陪我吃四川火锅啊。”
“哈哈哈哈,行,我带你去吃。”
“太好了,我马上过去!”
汪曼春是怎么和明楼走到一起的呢?
这要说到两年前的同学会。
小学毕业后,明楼和汪曼春又做了三年的初中同窗。之后再没有了联系。汪曼春学了建筑,而明楼学了医学,还很固执的坚持要学儿科。
初中组织十年毕业同学会,明楼和汪曼春都去参加了。
十年不见,当再见到彼此时,汪曼春和明楼都不小的吃了一惊。
十年前,明楼眼中的曼春一直都是个孩子,有着孩子般的天真无邪,活泼可爱。可是十年后的她......很难形容。明楼搜刮着脑袋里的词,最终想出了一个词[明媚]。
十年前,汪曼春眼中的明楼是一个沉稳的书虫。他像老学究一样,总是会给自己讲英语。但是十年后的他,大气,成熟,谈吐不凡。
曼春OS【这就是我要嫁的标准啊!】
同学会上,两人慢慢拾起了同桌九年的记忆,而两人间朦胧的情愫也渐渐产生。
再次见面,是偶遇在市孤儿院。
明楼去给孩子们做定期的身体检查,碰到了汪曼春在教孩子们唱歌。她的歌声悠扬,声声叩击着他的心房。曼春也看见了他,出来和他说话。交谈之中,他们才知道彼此都是孤儿院的志愿者。然后二人相约以后一起来做志愿者。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过了半年多,终于在一个早上,明楼约还没有睡醒的汪曼春吃早饭,用一顿菠萝包搞定了她的人。
而现在,距那时已经过了一年半了。
汪曼春推开明楼的办公室,里面有一个孩子正准备打针。孩子不哭不闹的,可是却从脸上看出害怕。汪曼春走过去,俯下身,想方设法的和那孩子聊天,把孩子逗得咯咯直笑,而明楼也快速的完成了注射。曼春掏出随身带的糖,给了小孩子,小孩子高高兴兴的离开了。
明楼:“你呀,还是那么会哄小孩子。”
汪曼春:“哪有~是你打针技术高。行了快走吧,我好饿啊。我为了等着顿饭已经一天半没吃东西了,快走快走!”
明楼:“还是那么没出息,一顿火锅就把你馋成这样,等一下,我换身衣服,马上走。”
到了火锅店,明楼是真看出来汪曼春饿了,一顿饭功夫,只听见他不断重复着“慢点吃!”“曼春,慢点吃!”“曼春,没人和你抢!”
明楼OS【感觉以后家庭饮食消费会吃不消,诶,我刚下进去的虾滑呢】(然后听见曼春说,呼~虾滑好烫 明楼:(@[]@!!)
曼春吞下那块虾滑,好像被噎到了,半天,慢悠悠的问明楼:“你知道有什么歌颂四川的歌么?”明楼:“......”
最后,曼春吃到了站不起来的程度,明楼硬拉着她出去走走。
小雪飘洒,落在两人的乌发上。
曼春亲昵的挽住明楼的胳膊,说:“明大医生,我也生病了,你给我瞧瞧?”
明楼:“我明神医行医这么多年,保证包治百病。说说吧,汪患者,你怎么了?”
汪曼春:“我得的这个病呀,叫相思病,一得上这病,茶不思饭不想的,医生,我用不用打针啊?”
明楼:“你是用打针。”
曼春正要调笑的问问她的明大医生要给她打什么针,明楼看着她晶晶亮的眼睛心里一动,手臂一紧,把这娇俏的小人圈入怀中。曼春只觉唇上一软,就晕晕乎乎的整个人软在他怀里。明德用舌尖勾勒着她的唇形,一遍又一遍,深深地印在心底。睁眼看到她紧张的闭着双眼,睫毛像蝴蝶一样上下颤抖,不由喉间发出一声轻笑,温柔的撬开她的贝齿。她那么甜,味道比他想象的好的多,感受到她的小手开始微微推着自己,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只能恋恋不舍的先放过她,反正他们,来日方长。
两人的亲昵被和同学出来玩的明台撞见并偷偷拍了下来,回家献宝似得献给了姐姐明镜。
晚上,明楼回到家,先被明诚堵在了玄关。
明诚:“大哥,你晚上下班之后干嘛去了?”
明楼:“就和朋友吃顿饭啊。”
“朋友?女朋友吧!快上楼吧,楼上有人等着你呢。”说完带着一脸我要去看好戏的表情上楼了。
明楼:“诶,你回来,你给我说明白。怎么回事啊。”
明楼上了楼。发现大姐明台明诚都在等他。
明镜:“明楼,你晚上下班和朋友去吃饭了?”
明楼:“嗯,朋友。”
明镜:“不是女朋友?”
明台在旁边跳起来说:“就是女朋友!我都看见了,大姐,他还偷亲人家姑娘!”
明镜拿起手机,指着上面的照片,给明楼看。
明楼:“这是谁手机?”
明台一把抢回来“我的!”
明楼:“小崽子当初就不该给你买手机!”
又砖头满脸陪笑的向大姐道歉:“大姐,那确实是我女朋友。”
明镜:“交了女朋友干嘛不告诉大姐呢?不说就算了,都问到你头上了,还撒谎!”
明楼“是是是,大姐我错了。”
明台在旁边说:“还不是怕大姐知道了逼你结婚么。”
明楼“你小子给我等着!看我不收拾你!”
明台“你要是敢动我,我就拆了你书房!”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明镜“都这么大了,你俩怎么还这么闹呢!还有,明楼,姐姐是那么不开明的人么?你要是真不着急结婚,我也不会逼你。改天,把姑娘领回家里,让我们见见。”
明楼“好好好......”
明诚“这不还是逼着结婚么。”
明楼“你!”
明诚也一溜烟跑去找明台了。

待明楼洗漱完毕,他发微信给曼春说了晚上的事,并提出大姐要见她的事,曼春爽快的答应了,约在一周后去明家。
一周后
明楼揽着曼春的肩站明家大门口,两人心里都有些忐忑。最终,还是明楼先按了门铃。明诚来开了门“大哥,你们回来了,大姐已经在楼上等着了。”二人到了楼上,明楼拉着汪曼春做了介绍“大姐,这是我女朋友汪曼春。”
汪曼春给明家人的第一印象是极佳的。今天的汪曼春没有像平时一样散着头发,而是扎了一个优雅的低马尾。宽松简单的米白色圆领毛衣加牛仔裤,外加一件灰色毛呢大衣,穿了一双浅粉色的矮雪地靴。给人一种轻扬灵动而且清新淡雅的感觉。而明诚则觉得汪曼春这个名字自己好像在哪里看过。
曼春也跟着说:“明姐姐,您好。”明镜亲切的拉过汪曼春,让她坐到自己身边,曼春也拿出自己准备的礼物,送给明家的每个人。
明镜:“曼春啊,今年多大了?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啊?”
明台:“大姐,人家姑娘来做客,你怎么跟查户口似的。”
明镜:“这是你大哥的女朋友,我问问怎么了,你大哥还没说什么呢。”
汪曼春:“明姐姐说的有道理,我今年二十七,是学建筑的。”
明诚一直在思索着什么,突然问:“汪小姐,你是不是大哥小学时候的同桌啊?”
明楼听了他的话一愣,说:“你怎么知道?”
明镜:“你们是小学同桌?”
汪曼春:“是,我跟明楼小学中学做了九年同桌呢,之后就没了联系,前两年同学会才又碰到他。”
阿香:“小姐,少爷,吃饭了。”
明镜:“饿了吧,走,我们去吃饭。”
饭桌上,汪曼春一直忙左忙右的,讨得了每个人的欢心。晚饭后,也一直帮着干活。晚上又聊了会儿天,明镜看时间不早了,让明楼把曼春送回去,还嘱咐曼春常来。
出了明家大门。汪曼春长呼了一口气。
明楼:“这么紧张?”
汪曼春:“当然了,不然你试试,对了,你们家人对我评价怎样?”
明楼:“我大姐跟我说也不知道上辈子我积了什么德,才找到这么个女朋友。”
汪曼春欣然接受了这个极高的评价,明楼又给她讲了讲今天自己上班的好玩事,汪曼春笑倒在明楼怀里。
隆冬季节,两个相爱的人心中春暖花开。
两年后
“明楼,快点!今天民政局人肯定很多。”
“知道了,我得打扮的帅点。”
“臭美。”
正如汪曼春所料,今天的民政局可谓是门庭若市。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填表,照相,宣誓,汪曼春成为了明楼的妻子。
出了民政局,居然有卖糖葫芦的,明楼买了一支给曼春。
“明楼,以后你要请我吃一辈子糖葫芦了。”
“好。”

七年后
明勋邀功似的拿着两个泥人来找爸爸妈妈。
明勋“爸爸妈妈,你们看,这个泥人是爸爸,这个泥人是妈妈。”
汪曼春:“那你自己呢?”
明勋:“没有多余的陶泥了。”
曼春想了想,说:“宝贝,这样,你把这两个泥人和在一块,重新捏一个你自己,这样既有爸爸妈妈,也有你,你说好不好?”
“好!”
明楼偷偷从后面环住曼春,说:“你看,明勋每天一个人玩,太没意思了,要不,再给他生个妹妹吧。”
汪曼春:“我才不要,生孩子多......诶,明楼,你干嘛,放开我,我要去和大姐告......唔......”
以下不可描述。
《我侬词》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
把一块泥,捏一个你,塑一个我,
将咱两个一起打破,用水调和,
再捏一个你,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Fin〗
完结撒花✧*。٩(ˊωˋ*)و✧*。怎么感觉番二比正文还多。反正写完了。开心(∩_∩)。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3)

热度(25)